头州密中网 ?>? 国内 ?>? 正文

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降价10%限购1公斤

时间:2019-09-09 11:06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516次

标签:a

李建这次却一定要赶鸭子上架,他左哄右劝:“你不用再学习,平时该干啥干啥,到日子就去裸考一次,好不好?这次若不行,我再也不逼你了,我发誓。”

在我所任教的职业学校里,每年总有十几个学生,没到毕业就离开了学校。

我本打算下午去找刺头好好问问看,但随后事态的发展彻底击垮了我心底的最后一丝清醒,我们班学生期末考试不拿笔、故意不答卷的事情,沙尘暴般席卷了学校的角角落落,中午午休时间,学校教务处居然给全校的班主任统一发了一条短信息:

因为当时食堂人多喧闹,而且陈老师离我又有点距离,我听不清他说什么,就大声问道,“陈老师,你说什么?”

“他说我要嫁的人是‘着装’的,我又没有告诉你,你却真的穿上公安服装了,我就服他算得准。”

我没吭声,转身往食堂跑,李丽也跟着我。身后就传来小王的声音:“张老师,可别太仁慈,开学才多久啊,你们班刺头违反校纪校规的事还少吗?”

2019年7月13日、14日两天面试,我抽到的是14日。夜里胡思乱想没睡好,13日早晨正迷迷糊糊补觉,被手机铃声惊醒。我妈神经兮兮地问:“你看清楚准考证了,是明天考试?你确定不是今天?千万别错过了啊!”

这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洞穴,贯穿了整个街区,中间只立着几根房梁和柱子。暗处放着各种大小的桶,还有成堆的黑色物质。有一张窄长的桌子,铺着钢制的桌面,顶上挂着一排没有点亮的灯,桌旁放着两个用旧的皮箱。这个地下室看起来就像一个矿场,却有外科医生外套上的味道。

我本打算下午去找刺头好好问问看,但随后事态的发展彻底击垮了我心底的最后一丝清醒,我们班学生期末考试不拿笔、故意不答卷的事情,沙尘暴般席卷了学校的角角落落,中午午休时间,学校教务处居然给全校的班主任统一发了一条短信息:

刺头说完,老李冲我递了个眼色,我明白他的意思,是让我把刺头支开,大家接着商量一下这件事情。“你先去班里吧,我一定帮你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。”

“没事,百来块的事。” 我只能尴尬笑了笑,但心里确实有些许不舒服——之前销售不是说会涨价,这咋还降了?

我不怕他嘲笑我沦为封建迷信的“大妈”——不能吃皇粮能经商,又与我妈所找的高人口吻一致,都是靠生辰八字测算出来的,这还能错了?

我忍着一肚子的火,也不跟他们废话,包括刺头在内的5个人,全被我“请”回了办公室。为了搞清楚事件始末,我先让他们到办公室对面的空教室里写事情经过。

路过曾经人气颇旺的搏击区,也没了往日的热闹。那条写着“欢迎泰国泰拳教练来本馆执教”的横幅依旧挂着,却不见有外籍教练模样的人授课,只有零零散散的会员在里面训练——半个月前,这位外籍泰拳教练的到来,让搏击区热闹非凡——我随口问了一个工作人员,说是这位教练有事回家了,前台的公示也似乎印证了这种说法。

“估计是富平的路子。”一个被大家唤作老柴的店主高深莫测地吐出一串烟圈,“春运的时候,富平的招待所也开始用假的100元换旅客的真钱,有几次和旅客吵起来,还叫了‘老鼠’和老五他们过来平事。他又没来哪个店里收过假钞,肯定是有外面的路子。”

室友们都是从各个学校选出来、通过入校前一个月的集训、优胜劣汰留下来的。而我能进学校,是父亲的朋友介绍的,他后来也成了我的教练——我一直为自己走了后门而自惭形秽,好一段时间都不好意思和大家搭话。

“据说他做假账,大股东后来发现账目对不上。听说之前器材的采购也是他经手,指不定中饱私囊了多少。大股东本来只是让他把钱还上就算了,他还不肯,那人家岂能饶了他?”

我常常会想,在本该读书的年龄,他们在练杂技,可杂技也不能演一辈子。当舞台寿命终结时,他们的未来又在哪里?

由于经常断电,“优围健身”营业至晚上6点就关门,可谓是健身行业里面“朝九晚六”的先行者。

我非常惊诧,心想,开什么玩笑,从来没听说过有健身房中秋节放假,撑死就是提早下班而已。可当我看到那紧闭的玻璃门时,脑海中猛地浮现“倒闭跑路”的情况。我赶忙联系了小斌,他解释是“今天放假”。我虽深感疑惑,但是也没多说什么。

“老鼠”来自小城下面一个以斗勇争狠而声名远播的乡镇,在广东打过几年工,但吃不住苦,又喜欢吃吃喝喝,赚的钱还养不活自己。回到乡下待了一阵子,又不愿和祖辈一样当农民,于是来到小城,晃荡了三四天,问了几个招工的地方,不是钱太少,就是活太累。那天晚饭也没着落,但他烟瘾大,用最后的几块钱在秦大姐店里买了包庐山。他常年抽这个牌子,点着火吸了一口,就发现是假烟。

当旅客被七弯八绕地带到筒子楼、看到破旧的房间后,往往会嫌条件差不想住。这时,负责看店的“老鼠”就会明说:“刚才带你来的那个女的收了我们的‘拉客费’,这间房间本来可以给别人,但拉客的说你来住,我就推掉了其他人。你不住也行,赔60块钱。”而这时,拉客的妇女早就不见踪影,而旅客多数身在外地,只好垂头丧气地付钱,凑合一晚——当然,住宿费也变成了一晚100元。

李建却变戏法一样掏出一枚钻戒,单膝跪地:“嫁给我吧!我想先把你娶回家。若是等你成为大boss了再求婚,人家会嘲笑我是吃软饭的。”

“富哥、秦姐,都走了5遍了,机子也换了3台,你们也一张张仔仔细细看过了、摸过了。你们要是信不过我,这生意就算了。”小武皱起眉头,难得地露出不悦之态。

“‘木墩儿’说厂里请来调试设备的专家回上海看病去了,其他人怕弄坏模板,只能等专家回来再开机。不过不要紧,他们那还有几百万新货的存量。就是过两个月他们要搬去内蒙,说安徽下了文件,要逐步封停排污水的小作坊,他们担心冒名造纸厂的事会被发现。”

这其中有因为厌学主动退学的,但绝大部分都是因为违反校纪校规、被学校“劝退”的——虽说是学生自己犯了错,但校方仍会让其写一份自主退学的申请,内容不外乎是,“对学习不再感兴趣”、“有其他计划与打算”等等,再盖章完事——因为如果真是被学校开除的,这个污点是会跟着档案留存一生,这对学生未来的工作与生活会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。

成绩发布后,我悠然地从官网上下载了一张excel表格,所有进面试的考生名单及分数都在上面。然而从头看到尾,并没有我的名字。关掉,心在颤、手在抖,重新打开电脑,再仔细寻找,还是没有。反反复复十来遍后,我瘫坐在椅子上。

“老鼠”把车停在花鸟市场外边,带着富平和秦大姐走向一个门面邋遢的苍蝇馆子,隔着玻璃窗朝里面指了指。里面那个中年男人绰号叫“木墩儿”,正在吃饭,五短身材,腰圆体胖,脸上挂着一幅憨厚老实的表情。

富平在站前路背后巷子里的老旧筒子楼内租下两层“鸽子屋”,又开了间“旅馆”。客房里几乎没有任何电器设备,唯一的电视机也是富平招待所里早就淘汰的,不是图像颜色失真,就是放不出声音。除了一把椅子,家具就只有一张胡乱铺着肮脏被褥的铁架行军床。因为几乎无人清扫,所以只要轻轻推开房门,一股霉味就会立刻扑面而来。

“你就一个劲地宠自己班学生吧,今天他要掀翻食堂,明天还不知道干什么呢!等到他把你班里其他学生都带坏了,你就是真把他退学了,你的班也散了。我要是班主任,他犯第一件事情的时候,我就让他拍屁股走人了。”

--- 静态流进入首页
标签:a
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
网站简介?|?版权声明?|?联系我们?|?广告服务?|?工作邮箱?|?意见反馈?|?不良信息举报?|?
Copyright?2006-2014 头州密中网 www.hncrkj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